同城开锁      南京开锁         13327819761/02585554444

 
 
文章分类
 
防盗普及

锁王”长途来武汉作案 未进城就被抓获

2013-10-29

楚天金报讯 记者沈度 通讯员公萱 
一名身怀开锁绝技的“锁王”,竟然加入三人盗窃团伙成为盗贼。幸运的是,这个团伙还没进城,就在武汉市公安局巡警处十里铺检查站落网。然而,记者昨日亲身探访发现,在这个案例的背后,开锁行业的监管问题亟待引起相关部门重视。
凌晨开车来汉“见网友”
除掏锁工具外身无分文
6日凌晨,江城突遇大风降温天气,京珠高速公路武汉西收费站,一辆警车停在路边,警灯在寒风侵袭下的黑夜里闪烁。
此时,镇守武汉西大门的武汉市公安局巡警处十里铺检查站民警正坚守岗位,负责凌晨1时至6时这一重点时段布控盘查任务的周银华、周永凯、彭超、余锦龙4名民警,严密地注意着进出的可疑车辆。
凌晨2时许,一辆车牌号为桂BR5978的白色别克轿车通过高速公路收费站,车刚一离开收费站,民警就将车拦停例行检查。
车里一共坐了三个人,一名中年男子,两名男青年。车一停,民警们就发现,车内三人眼角闪过一丝惊慌。民警不紧不慢地检查起他们的身份证。
同时,民警要求他们打开车后备厢。三人的行李不多,后备厢里,只有3个行李包。民警从一名男青年黄某的挎包里发现了疑点,包里居然有10余件自制的开锁工具。而在那名中年男子黄某某左上衣口袋里,民警发现了5件自制的掏锁工具。
面对民警询问,三人自称是广西人,深夜开车赶路,只是为了来武汉见网友。可是,他们身边的开锁工具,却让他们无法自圆其说。
民警没有大意,将他们带回检查站审查。这一审查,疑点更多了:三人不仅没有卡、存折等物品,甚至几乎身无分文。身边不带钱,开车走这么远,明显有问题!
随即,民警将三人分开审问,这一审,他们很快就交代了:开的车是在广西租赁的,然后一路流窜盗窃作案,今年9月抵达长沙后,一直在长沙行窃,此次来武汉的目的依然是盗窃。
据三人交代,他们的作案手法是“直接开门进屋”,原来,三人中的中年男子黄某某竟是当地身负绝技的“锁王”!
开锁绝技曾令观众称奇
经商不顺加入盗窃团伙
“他很自负,自称只要不是电子锁,就没有他开不了的!”昨日,武汉市公安局巡警处十里铺检查站巡警们回忆出现在他们面前的黄某某。
意外落网后,今年45岁的黄某某向民警谈到了自己的人生轨迹:他是广西马山县人,1986年从一所师范类高校毕业后,曾经做过一段时间老师。可是,当他看到周边不少人经商发财后,放弃了清贫的教师生活,也成为下海大军的一员。
下海之初,他曾经给人修锁、开锁,还曾研制过锁。2001年,一家原子锁生产商发布信息,宣称10万奖金奖给研究出“万能钥匙”技术开启原子锁的人,黄某某当即报名参加,可是,此次活动以厂商最终拒绝应战而告终。
不过,从当年一些媒体的报道上,仍然可以看出黄某某的开锁技艺。一名当年亲眼看过黄某某开锁技艺的媒体记者这样描述当时的场景:一把新的防盗门锁交给黄某某,黄某某拿出自己制作的类似铁挖耳勺的工具,当着众人的面开始试开,他开锁的方式很特别,依次将大小长短不同的小铁签插入钥匙孔拨弄并用耳朵细听。在他开锁的过程中,销售人员表示从未见过有人用工具在不损坏锁具的前提下开过这种锁。到22分钟左右,黄某某手中的工具真的将锁打开了。再用锁原有的钥匙开锁证实,锁完好无损。
有趣的是,当年黄某某制造这次开锁奇迹之后,是这样介绍自己学习开锁技艺初衷的:15岁时因父亲病故,家庭困难,为了想做小偷而去研究开锁技艺。
黄某某落网后告诉民警,由于此后他的经商之路一直不顺利,于是接受老乡邀约,正式加入盗窃团伙,用他的手艺为窃贼服务。每次盗窃时,他们三人配合很默契,黄某某只负责开锁,另外两人则负责盗窃和开车。
今年9月份,他们抵达长沙,开始在长沙四处作案,屡屡得手。此次,由于黄某某此前到过武汉,感觉武汉比长沙大,“生意”应该更好,遂动员同伙一起转战江城。
记者亲身体验令人忧:
请人来开锁 无需拿证件
2008年春节联欢晚会上,一个小品让人捧腹之时也让人思考,黄宏请来林永建扮演的开锁公司员工时,后者要求前者提供可证明自己身份的证件,才能提供开锁服务。可是,在我们现实的生活中,情况又如何呢?
昨日,记者在一些老城区的老住宅区里,都看到了急开锁的广告。记者试着拨打自家小区里的“牛皮癣”上急开锁联系电话。电话中,记者表示钥匙忘带了,需要急开锁。接电话的男子表示,现场看过锁后再谈价,打不开不要钱!不大一会儿功夫,一名中年男子就来到记者家门口,问都没问就开始工作了。记者询问,是否需要自己提供什么证明时,得到的是否定的回答。
开锁过程中,出现了一个小插曲,对方似乎是忘带了一样工具,但是“开锁专家”却能就地取材,在地上随手抓起一个空矿泉水瓶,把它剪成薄片,成为开锁利器。“嘭”的一声,记者家有三道安全装置的防盗门,约莫5分钟时间便被轻松打开。整个过程让记者很担心:眼前的防盗门似乎只是个摆设。事后,师傅收取了80元开锁费,理由是记者家的锁比较复杂,如果是普通锁,会便宜些。
开锁的师傅表示,他们学手艺很简单,时下有不少这样的培训机构,甚至在网上也有教授技能的网站。那么,学徒学手艺的目的和将来的去向,有没有人可以进行约束和监管呢?替记者开锁的师傅说,这毕竟是个手艺活,学会了之后人人都可以摆摊,甚至经营五金店的人也可以把这个作为兼职,因此到底学徒学会了开锁本事做什么,不好说。
至于核实开锁人的身份,这名师傅表示,他没有权力审查客户的任何资料,如果是在管理较好的小区,因为有保安巡逻,有时会有保安询问,但一般的老住宅区,都不大会有人问。
记者随后又咨询了武汉市比较正规的几家大型开锁连锁机构,他们表示,自己的工作人员都是统一着装、持证上岗,面对所有的客户,虽然没有核实身份的权力,但开锁人员会尽量与小区保安、物业管理人员、居委会人员或者开锁地周围居民联系,以证实开锁人身份,发现异常情况,他们会寻求警方到场支持。大型开锁机构有关人员表示,他们经常会对员工开展安全教育,强化防范意识,绝不能用自己的手艺为不法分子牟利。 (本文来源:荆楚网 ) 

 
南京阅城国际杀人案看小区安防 监控摄像机的基本知识
 
     

 Copyright 2013-2015   南京同城开锁   版权所有

地址:南京市雨花台区雨花西路109号  联 系 人:钱经理   联系电话:85554444